2014年10月31日 星期五

天主教發展困境與建議

近些年來,天主教會在全球傳教工作面臨重大考驗,尤其是青年傳教工作面臨重重考驗,不論是在天主教內的學生青年(簡稱:學青)或是已經步入社會工作的青年(社青)都出現與天主教活動漸行漸遠,在國外甚至有不少神父離教會轉移到基督新教的教會(加拿大知名神父祈理魁[1][2])。台灣的天主教傳教工作至今面臨很大的發展困境,在2012年更有學術文章《台灣天主教會的成長與衰退》[3]專門探討台灣天主教的問題,但這並非現在才有的現象,早在1981年就有文獻探討這類問題[4]


如果提到基督教,馬上讓人聯想的教會非長老教會莫屬了,長老教會來台灣傳教深耕至今也有140多年了,歷史根源可以上溯至第一位宣教師1865年英國長老教會宣教師馬雅各醫生來台在南部及1872年加拿大長老教會宣教師馬偕博士在北部所開展的宣教工作[5參考]。

但是,基督教長老教會在台灣發長相當蓬勃,尤其是在青年傳教工作更是值得天主教學習與討論,根據內政部宗教統計資料顯示基督教信徒人口在12年(2013~2001)內有顯著成長(2001年38.2萬,2013年39.6萬),天主教信徒毫無成長(2013年18.1萬,2001年18.2萬),這將會導致天主教很嚴重的問題「信仰人口衰退」,信仰人口衰退直接影響就是「各區教堂經營出現困難」甚至「神職人員與教堂去留」,這些事情已經發生,因此本文希望提供一些討論與分享,突破目前的困境,更希望天主能幫助教會傳教工作,以免未來天主教會逐漸在台灣黯淡失色。

根據內政部宗教統計資料《宗教教務概況》顯示,只有基督教信徒人口在12年(2013~2001)內有顯著成長(2001年38.2萬,2013年39.6萬),台灣天主教教徒近12年(2013~2001)來毫無成長(2013年18.1萬,2001年18.2萬),不僅有天主教,佛教信徒更有衰退情況(不含民間信仰,2013年15.2萬,2001年21.2萬),道教則維持一定80萬信徒(2013年,不含民間信仰),但是佛道教信徒有一大特色就是民間信仰,佛道融合的民間信仰人數仍然相當可觀。反觀基督教的信徒人口成長狀況,令人驚艷的是穩定成長至今達1萬人(2001~2013),為什麼基督教可以在主流宗教中脫穎而出呢?宗教信徒人口成長衰退又有什麼影響?

宗教信徒人數不成長將面臨很大的困境就是衰退,因為人的生命有限。天主教的狀況更是危急,因為天主教沒有道教佛教的民間信仰特色,民間信仰一般難以納入統計計算,因為民間信仰單純是家庭或個人追求信仰,不會主動皈依道院或佛寺。但是天主教沒有所謂的私下追求這件事,因此即將面臨的信徒衰退是可想而知的。

重點:青年(學青或社青)
青年人無疑是各大宗教積極拓展的對象,因為青年在學習階段接觸宗教信仰可以為自己的思想建立價值觀,而這價值觀將伴隨青年直到成家立業與生兒育女會產生傳承的效果。

天主教形象古板與冷硬
天主教面對許多爭議問題(離婚、再婚、同志、未婚生孕)等等問題,總是嚴詞批判就會建立負面形象,台灣在離婚率上是世界第三名,教會積極鼓勵婚姻價值,這當然是對社會注入正面力量,「可是現實生活的離婚者,天主教能否提供信仰協助?」天主教會最大的盲點在「鼓勵婚姻價值,卻漠視離婚的難處。」如果,今天一位離婚的非教友,他的生活必然遭受很大的打擊,他想要慕道加入天主教,教會如何解決?以此反推其他爭議項目。

相較之下基督新教部分教會展現寬容與博愛的一面,看在青年人眼裡「正向、光明與清新的形象是選擇加入宗教的重點,因為即使自己不是那些身份,人也希望自己選擇的宗教具有高度寬容與博愛的光明面。」因為人們對於陌生的宗教組織會產生很多擔憂與抗拒,尤其非常擔心自己走入「偏激宗教或邪教」,加上人們除了有宗教觀點外,人們都還擁有其他政治與民主思想,沒有人希望自己的政治觀點與信仰觀點違背。

每當大眾新聞媒體每次報導天主教都是某神父或某主教又再批評某些議題,負面報導給人就是建立不良形象,坦白說許多批判或教條式新聞報導,現在青年連看與聽都懶得看了,更別說還要認識這個宗教。

真理電台李神父信箱遇到的聽眾提問[6]
第一個問題:我們全家都是教友,我和哥哥妹妹都是從小受洗,可是,每個星期天我都很痛苦,因為我不想上教堂,爸媽卻說我們一定要去。每一次彌撒我都在敷衍,想必天主也不喜歡我這個樣子。我該怎麼改變這種心態呢?
第二個:我屬於台灣中南部的鄉下教會,由於神父逐漸凋零或社會變遷太快,我們鄰近的教堂一一的關閉,教友人數也在萎縮中,老神父半國語半台語乏味的主日道理,彌撒中總是唱著老掉牙的有氣無力歌曲,年輕人不進教堂,年小的沒有主日道理班可上,神父與教友更缺乏有效的溝通,處在這樣的大環境中,您說我該怎麼辦?
從此可以發現兩個嚴重問題,第一即使是天主教會內的青年人對天主教也興趣缺缺,第二的問題是青年人不走入教會,導致教會內的活動或團體逐漸凋零,嚴重影響神職人員與教堂的存留,因此身為天主教教友的我們有必要積極設法解決青年人不喜歡天主教的原因,否則未來教會的凋零的影響更深又廣,除了教友問題之外,還有人口少子化問題,未來各大宗教的傳教工作更加困難。

青年選擇離開或漸行漸遠,而生硬教條與嚴詞批判最後都留給現在人口老化的天主教會,人的生命有限,只剩年長信徒而後代青年不願意參與,對於未來教會的存留形成很大危機。

借鏡長老教會
根據台灣教會公報之全國社青讀經營開跑 反應熱烈新聞,基督教長老教會舉辦全國社青讀經營反應非常熱烈,沒有看錯,這是讀經營,在天主教內很多讀經班,人數稀少,多數參與的人都是年長者,青年少之又少,甚至在某些學校的天主教社團讀經班根本沒有學生願意參加,如果工作忙碌是天主教青年的藉口,那麼為什麼長老教會的青年不是這樣呢?為什麼長老教會能吸引年輕人?為什麼長老教會能做到?這些都是天主教友的我們要認真去思考,學習好的一面並將其付諸實現。

台灣教會公報:攝影╱林家鴻

大專社團:宗教結合康樂
大學生選擇社團時,通常最具吸引力的像是「跳舞;音樂;康樂」,不少基督教在學校申請的社團通常有多元化特性,宗教社團結合跳舞,宗教社團結合音樂(如:吉他),宗教結合娛樂,在生硬的教義裡做出平衡的效果,這些參與對學青種下光明與快樂的時光,未來步入社會成為社會青年一樣熱愛原本宗教。

此文引述長老教會「全國社青讀經營開跑 反應熱烈」新聞
「全國社青讀經營」的誕生源自許多大專牧者在與畢契學生聊天當中,所遇到的共同問題,亦即學生在大學團契生活有豐富的神學造就、以多元開放的思維來做信仰反省,但畢業後回到教會,卻發現自己與教會教導的信仰價值觀有極大落差,或教會環境無法讓想對信仰有更深造就的青年得著餵養。為了回應社青渴望繼續受造就的期待,讓過去未曾參加大專神研班的社青,也有機會學習神研班所提倡、連結社會實況及個人處境的研經精神,因而舉辦此營會。
這段採訪文充分說明「學青加入宗教社團,直到步入社會仍然渴慕教會」

天主教比基督教能吸引青年人嗎?
最大的問題在「選擇宗教」這件事,信耶穌與聖經,在非教友的青年眼中有許多選擇,天主教、基督教長老教會、浸信會、宣道會...等,多數學青評估的就是「形象與活力」,或許一開始許多年長者對於活潑或自由信仰的方式感覺到太過輕浮,但是當青年人長大之後,對於真理的渴望就更加強烈,對於教條也自然更加順服。

別說青年了,問問年長者,「每天聽批判,您受的了嗎?」應該要為天主教建立更多正面價值,建立正面價值的方式不能用負面方式,「用鼓勵勝於批判,用寬容勝於告誡,用博愛勝於指責。」天主不再藉由先知頒佈誡命,而是派遣天主子耶穌來承擔人的原罪,光是這一點就知道天主用「愛人」解決批判與誡命無法做好的問題。

天主教慕道期限一年的問題

慕道的意義在於教導新的慕道者認識天主、認識耶穌、認識教義、認識教會,但是這種制式化規定,反而才是阻擾他人信仰天主。

台灣近年來經濟環境不佳,不少青年者離鄉背井或身兼數職以養家活口;加上青年學者往往是離開家鄉到外地唸書,男生還有兵役問題。天主教要求青年學子要再單一地點的慕道班完成一年的慕道,只能說「非常困難」。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有位青年慕道者非常喜愛天主教,從慕道班、聖經和彌撒皆非常積極參加,也盡力試圖融入教會生活。遺憾的問題是,學生畢業後回到家鄉,又得要重新啟動慕道工作,等於慕道工程又得重新開始,於是慕道班一年期限才是成為阻擾個人信仰天主的最大主因。

他的感受是:「雖然教會內弟兄姊妹都很友善,但是慕道很久,一直沒有受洗也不能領聖體,就像是外人一樣,就像是還沒被天主接納認同一樣,很不舒服,而且還要等超過半年。我可能會去外縣市工作,真的不知道怎麼辦。」

在天主面前,誰敢宣稱自己不是慕道者呢?應該說在天主面前所有人都是慕道者,慕道班的意義在於協助初學者認識天主教、耶穌、教義、教會...等,但是如果沒有考量到大環境的因素,盲目實行制度,只是阻擾外人加入宗教而已。建議,慕道班的時間應當考量現在生活環境,對於基本教義、儀式與教會,通常只需要三個月的課程即可,剩下的透過自由度較高的讀經班或研習...進修即可。

一個人,信仰天主後,是否離開天主,這是天主與個人的事,不是教會的義務。

如果慕道者礙於大環境生活的流動問題,教會沒有考量到「放任慕道者(羊)在世俗社會流浪」,個人認為教會是要負起責任,因為天主將慕道者安排到教會內,卻沒有給予妥適的安排,也沒有協助受洗就讓慕道者流浪在外,這是非常危險也是無法對天主交代的。

結論與建議
1.建立正面形象:以樂觀與寬容的心態善待任何人,包含非教友與爭議事件。
2.面對爭議問題應採中立:不少天主教友針對爭議問題去批判更多人,這破壞教會形象。把問題留給教宗與主教討論。
3.建立對青年友善的信仰環境。
4.積極成立大專社團:讓傳教、信仰與學生康樂生活合而為一。
5.建立學青傳承制度:成立社團如果沒有積極運作與傳承面臨倒是必然。
6.社青拉拔學青:社青通常能以學長學姊身份分享與帶領學青,容易建立人際關係。

首先,面對爭議問題應當採取中立態度,天主教目前面對爭議問題無非就是離婚、再婚、同志、未婚生孕,但是這些爭議問題有教宗與全球主教正在處理,教宗方濟各也正在積極改革並尋求一個平衡點,不失原教義也能包容更多人,讓天主教以符合普世價值。
重點是「天主教教友有必要拿著爭議問題去外面攻擊或批判其他人嗎?」如果教友認為自己有這種權限,那就去吧,願主寬恕。

在大專拓展社團這種作法過去就已經有做過了,但是有做過跟把事情做好是兩回事,做過卻做不好或做不起來背後一定有原因,就目前小編看見的是「天主教學青對於社團興趣缺缺」,教內的青年對於自己的團體也都沒有投入的心願,但應該要問學生:「為什麼不喜歡呢?」「問學生希望如何改進呢?」

台灣天主教面臨的問題已經不是成長遲緩,而是已經出現不少教堂沒有信徒逐漸關閉的問題[7],惡化的問題從偏遠地區逐漸影響到市區,這將會形成骨牌效應,教會應該積極思考拓展青年教友,建立對青年友善的信仰環境可以使青年在教會內更加自然與輕鬆,使教會青年對於教會活動與傳教工作能有積極樂觀的參與,才能真正解決危機。

最後祈禱,祈求天主協助教會能建立更友善的信仰環境使更多人歸於天主。

(本文不代表任何教會立場)

5 則留言:

  1. 您好,非常偶然在網路上看到這段話語,真的很感動,我也是天主教徒,您的貼文非常真切的點出許多問題,雖然這篇貼文是兩年前的文章,但真的希望教會系統能夠看到天主教會的侷限,進行改革。

    回覆刪除
  2. 偶然看到這文章, 很感動, 我也是天主教徒, 我真的希望改革, 也學學基督教的傳道方法, 藉得借鏡,

    回覆刪除
  3. 可是 慕道還是必須存在的條件啊!
    至少知道自己相信的是什麼!?
    路過的天主教徒

    回覆刪除
    回覆
    1. 平安!
      本文立場是支持募道課程的,也認為這是基本條件。只是當前天主教會的慕道課程過度於教條,站在非教徒眼中無法融合於生活,這種慕道設計不僅阻礙慕道,我想也很少有教友願意再參加慕道課吧?!

      文章建議的改革是打破教條式及制式化,走出教堂外,生活化,年輕化,將慕道實實在在傳出,而不是在教堂等待人員來慕道。

      我們仔細看看聖經,基督自己也是走出教堂外,他也鼓勵門徒走出教堂外,不是嗎?基督自己也是改革者,不是嗎?

      刪除
  4. 可是 慕道還是必須存在的條件啊!
    至少知道自己相信的是什麼!?
    路過的天主教徒

    回覆刪除